姬霄:关于《盗将行》歌词的回应

今天因为一首《盗将行》被好多朋友cue,本来觉得挺好的,大众对一首歌有不同看法和理解,喜欢或者讨厌,都正常。很多评价其实我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看到类似的说法了,嗯,当时在电脑前面气得不行啦,但现在再被说一次吧,我心理承受能力被锻炼出来了,也就还好。当时为啥气呢,主要是因为刚写完,内心还挺high的。现在…

连载:盗将行「第二回」

转自盗将行词作者姬霄微信公众号:姬霄 清晨,西市口路边的古柏被凌晨的大雨洗涮一番,一夜之间生出了新绿。 乌云低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深沉水汽,加之若有似无的咸腥味儿。举手抬足之间,人仿佛便置身于了一片汪洋之中,出门稍走上几步,一身刚换的干衣裳就得湿个透。 这“龙回潮”的异象年年都有,栾城人习以为常。说…

连载:盗将行「第一回」

转自姬霄的公众号:姬霄 如觉有侵权,立即删除   铛铛,铛铛…… 正午时分,校巷口一间不起眼的铺子里,传来阵阵的打铁声。 此间临近西市商埠,大门却是朝东开着,从市街过来,得兜好大个圈子,显是刻意避开了人群,有个闹中取静的意味。但再看那门前招牌,三丈高、碗口粗细的商旗,上书“大王铁铸”四字,…

从《一腔诗意喂了狗》到《盗将行》

转自微信公众号:姬霄   花粥的新歌《盗将行》是在凌晨发布的,我刚刷完球赛,刷朋友圈时突然发现有人分享,跑去问花粥,她跟我说,嗨呀,实在没憋住。 这首歌她确实捂了很久,四月底我写好词发给她看时,她刚启动今年的巡演,正忙得人仰马翻,但才过了两天,她就发来一段用吉他弹奏的demo,是在酒店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