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霄:关于《盗将行》歌词的回应

2018年11月26日 0 条评论 7.58k 次阅读 29 人点赞

今天因为一首《盗将行》被好多朋友cue,本来觉得挺好的,大众对一首歌有不同看法和理解,喜欢或者讨厌,都正常。很多评价其实我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看到类似的说法了,嗯,当时在电脑前面气得不行啦,但现在再被说一次吧,我心理承受能力被锻炼出来了,也就还好。当时为啥气呢,主要是因为刚写完,内心还挺high的。现在吧,说真的我其实都听腻了,去哪都是这首歌,无不无聊。白天一天都在忙,就没怎么细看热搜的评论,刚才去认真看了看,其实大家围绕着探讨的几点也都挺合理的,个人理解比天大,本来就没必要在乎我这个业余词作者的本意,甚至有时候,我自己的理解可能还不如听众的理解深刻。但一直有人追着问,我就简单说几点,可以不同意,我就随便说说蹭个热度。

首先是“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这句被吐槽的最多,其实当时写第一稿的时候更诡异,原句是“你的笑像一条疯狗叼走了我的弓”,哈哈,为啥这么写,可能就是觉得大盗嘛,比较粗糙,还可能比较怕狗,遇见个心动的笑容,瞬间让他手足无措,乱比喻一通。然后就是“趁擦肩把裙掀”,这样写呢,因为我跟花粥也合作过好几次了(一腔诗意喂了狗、十月一场、顺平侯)比较了解她以前是那种荒诞不经的女流氓人设,所以写歌的时候会不自觉的代入一种市井流氓气,就……比较无聊,类似“与虎谋早餐”也是抱着这样的态度。

至于“拎着钓叟的鱼弦,问卧龙几两钱”,其实是想写这大盗很装逼的,每天说姜太公算个鸡毛哦,没钩钩钓什么鱼,卧龙又是什么鬼,是不是一条鱼,几块钱卖啊。……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再然后吧,“烽烟万里如衔,掷群雄下酒宴”,取的是一个更装逼的意境,就全世界都说烽烟万里波澜壮阔,还不如老子嘴边一根烟,群雄啥玩意儿,老子拿来下酒。嗯,非常装逼的一个大盗。

这个大盗这么装逼,遇见个妹子就慌成了傻逼,又想建功立业让人瞧得起,又想利用职业特色给人家窃玉簪,反正就慌了手脚嘛。后来他就真去打仗了,一打,我靠不错啊打赢了,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结果发现姑娘没了,只剩枇杷树在庭前,这里用归有光那个梗不好,我不喜欢,是强押的,得承认。最后,看到有人拿古风的界限说事儿,可能真的是不太了解花粥,她心里哪有古风现代风,她喜欢音乐,爱玩音乐,我爱给她写词也因为她有灵气,不做作,我写词纯属个人爱好,一毛钱也没赚过,业余选手不登大雅之堂,写着玩玩,不要浪费心思在这种地方吧就。

总之一句话,骂作品可以,不要上升作者,因为我人真的很好。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