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腔诗意喂了狗》到《盗将行》

2018年6月26日 0 条评论 3.57k 次阅读 6 人点赞

转自微信公众号:姬霄

 

花粥的新歌《盗将行》是在凌晨发布的,我刚刷完球赛,刷朋友圈时突然发现有人分享,跑去问花粥,她跟我说,嗨呀,实在没憋住。

这首歌她确实捂了很久,四月底我写好词发给她看时,她刚启动今年的巡演,正忙得人仰马翻,但才过了两天,她就发来一段用吉他弹奏的demo,是在酒店用手机录制的。我听完认为已经很好了,但她说还不够,又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找老师重新编曲,折磨了自己很久,等到编曲出来,她又认为可以有更多的层次感,找了编曲老师马雨阳合唱,最后出来一听,确实比之前好了很多。

 

花粥说,“这次她想认真点儿。”

以前花粥的大部分歌都是用手机录的,一段简单的吉他和弦加上几句俏皮的歌词,写得随性,唱得随性,发布时间也随性。也曾因此一度被评价为,国内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民谣歌手。

的确,花粥有许多歌是没有任何门槛的,谁都能写出来的大白话歌词,一个稍微懂点乐器的人都会弹的和弦,这种略显“简陋”的作品,凭什么一发布就被这么多人喜欢?难道就凭几句耍流氓的歌词?

 

当然不是。有人喜欢假正经,也有人喜欢真糊涂。我曾看过一段评论,说花粥以这种不羁的心态,赢得许多人的喜爱。是也不是,在我看来,花粥最致命的武器不仅仅是她的随性洒脱,而是她的纯粹。只有纯粹的人,才配得上随性,只有花粥的声音,才能让耍流氓和懒散也透出一丢丢不羁和可爱。

 

我知道花粥,是通过那首《二十岁的某一天》,纯粹被声音打动,单曲循环了很多天。在她干净的歌声里,我不由得想起一位作家李娟笔下的散文,天真、质朴却不超然,有着遗落世外的童真,又有积极琐碎的世俗。

 

将那些文字下的画面展开,裹在宽大棉服里的小姑娘,和一群牛羊、几条土狗混在一起,为大雪堵住了家门而烦恼,要谨防牛们去吃帐篷顶上的瓦楞纸,还得寻宝似得扛着铁锹到处挖入冬前埋下的萝卜……这种不经技术加工,“拙”然天成的风格,让读者看得更加真切。

 

花粥的声音,有着与李娟的文字相同的天真烂漫,诙谐有致,给人以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天然美感。后来又得知她们都是在新疆长大的,觉得也是一种缘分。

 

真正和花粥认识,是通过玩英雄联盟。那时候我们有个专门为游戏而建的微信群,每天都有人在呼唤组队,其中有一个拉克丝玩得很好,曾救过我的命,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花粥。

现代社会,大家都不擅长主动,能一起玩几个月游戏差不多就是过命的交情,所以,我和花粥虽然一直没说上几句话,但在游戏里却已经培养出了基本的默契。默契的本质就是,以前看到我身入险境,花粥还会拼死来救,后来看到我大胆送命,她已然不管不顾,任我翱翔。

 

熟悉了以后,我们线下约着吃过几次饭,花粥知道我是写字的,就问我能不能写歌词给她,于是就有了《一腔诗意喂了狗》,这首歌的词是我照着心目中她的模样写出来的,一张看尽千帆的脸,内心却有着少年样的思考,面对复杂的人间,宁愿让自己醉眼朦胧,陷入一塌糊涂的逍遥之中。

 

花粥看过以后很喜欢,她承认自己从前写的词过于随意,这种灵光一现的随性创作偶尔会让人感到惊喜,但时间一久,势必会陷入瓶颈,因为没有追求和较劲就永远不会进步。

 

花粥其实比很多人都懂得这种困境的。前几年,花粥总是一脸羡慕地问我,你说其他歌手都是怎么赚钱的啊?我说你身为圈里人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幽幽叹一口气说,我真的累,也许以后我会在乌鲁木齐找一份工作,安安分分打份工。我说,你这是浪费自己的才华。她反驳我,才华让我他妈连皮肤都买不起了!

 

但说归说,她还是没有停止创作,从去年开始一口气写了二十多首歌,网易云音乐评论点赞最多的一条是,花粥高产似母猪。

 

在巡演的时候,她在微信上问我最多的话就是,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演出?她享受创作的快乐,但也必须承担生存的重压。一开始我知道她要开车巡演70座城市,连续不停演出四个月时,我还纳闷,毕竟很多小城市里看演出的人并不多,何必搞出这么多站,让自己这么累。花粥说,主要是为了赚个油钱和住宿,只要有几个人买票,住宿的钱就赚回来了。

 

给花粥写词,不能太文气和工整,否则会显得“端着”,白白浪费了她与生俱来的天真。所以,我在写词的时候会更倾向于“三雅一俗”的步调,譬如《一腔诗意喂了狗》里的“沙海行旱舟,冰山做酒壶,二十多年没朋友,天涯任我游”,又如《盗将行》里的“劫过九重城关,我座下马正酣,看那轻飘飘的衣摆,趁擦肩把裙掀”,都是遵从这样的规律。

 

四句一小节当中,总要有一句大白话,这样才能让花粥放开了去演唱。否则,过于文绉绉的词看上去虽然华美,却不像是花粥的歌了。在我心中,花粥是山野间天真烂漫的捧花少女,纵然天资聪颖,但勉强她去做出一副曲高和寡的高雅相,反而会弄巧成拙,比不上民间的小调了。

 

在花粥的新歌《盗将行》里,我一开始设想的是这样的画面,主角作为百里闻名的大盗,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自比姜太公,更瞧不上卧龙,凭着一身本领到处沾花惹草,最后被一个“恶犬”似的姑娘俘获的故事。

花粥看过以后,想加入更有层次的情感线进去,于是有了这个大盗从军,衣锦还乡却物是人非的故事。这大盗的原型,最初其实是比着《一腔诗意喂了狗》里的主角去的,那个洒脱不羁的游侠,曾经也有令人嗟叹的往事。

 

最后,在给花粥写的歌词里,我经常会用到狗这种动物,狗是我们最常见的动物之一,它可以可爱可以疯癫,可以忠诚也可以落魄,把它放进歌词里,会给人以亲切之感,更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有人说,“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是一句土味情话。我接受,不土还奇怪呢,但这也隐隐包含着我对花粥的理解。如果她来我家做客,我一定不会和她谈花饮月赋闲,而是一同落入园中玩耍,做浑身是泥巴的土狗。

 

盗将行

作曲 : 花粥

作词 : 姬霄

编曲/混音:马雨阳

劫过九重城关

我座下马正酣

看那轻飘飘的衣摆

趁擦肩把裙掀

踏遍三江六岸

借刀光做船帆

任露水浸透了短衫

大盗睥睨四野

枕风宿雪多年

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

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

谈花饮月赋闲

这春宵艳阳天

待到梦醒时分睁眼

铁甲寒意凛冽

夙愿只隔一箭

故乡近似天边

不知何人浅唱弄弦

我彷徨不可前

枕风宿雪多年

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

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我心弦

烽烟万里如衔

掷群雄下酒宴

谢绝策勋十二转

想为你窃玉簪

入巷间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

立枇杷于庭前

 

 

 

- e n d - 

从 来 只 会 大 冒 险 ,没 有 讲 过 真 心 话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