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粥:还是说点什么。

2019年3月4日 2 条评论 1.76k 次阅读 13 人点赞
 花粥 花粥和朋友们 今天

我还是决定解释点什么。

写这些字的时候,我跟北京还有七个小时的时差,同事们都睡了,我也不知道他们醒了以后是否会同意我发出这篇文章。

也许不会有人看到,但我还是想写下来。


事情发生在2012年。当时大家都用一个叫豆瓣音乐人的网站,自己就能把歌传上去给网友们听,那个时期的散户音乐人,在版权上基本没有收入。我靠演出为生,创作也好巡演也好,始终带着一种玩乐的心态,以自己开心为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某个规矩森严的行业中。

朋友们偶尔给我写词,我也录了一些改编和翻唱,因为收听量很小,我的名气也很小,所以很多时候都无法联系到原作者,现在想想,我实在是罪恶滔天。

但是关于署名,我从来不敢瞎写,知道出处的全部都写清楚了,实在不知道是谁的,就空着没写。《妈妈要我出嫁》就是这么一首歌,我在豆瓣的一篇帖子里偶然看见这首词,当时只是觉得这些文字很有趣,应该变成一首歌,上网搜了搜,关于这首歌的信息寥寥无几,只知道是一首俄罗斯民歌,在当时的情况下,愚蠢的我就擅自谱了曲,发到我的豆瓣小站里,跟其他的demo质量的小歌放在一个列表里。

相比于其他原创词曲的歌,这首歌不算起眼,我写了越来越多的歌之后,也逐渐把它忘了。后来我有了些名气,我的歌就自己出现在了各个播放器上,一开始都没有什么词曲署名,歌词栏都只写歌词,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词曲制作的署名都开始严谨了起来,我觉得这是好事,但我完全没预料到,这首歌作词被填成了花粥。

昨天猫耳朵焦急的打来跨国电话告诉我出事了,我还一脸懵逼的问她,这个歌我从来没说过是我写的词啊。

然而事已至此,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我的责任,我没打算逃避,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处理好。

以前的想法确实简单,总认为诞生一首有趣的歌是最重要的事,从而忽略了很多,现在瞅瞅那些狂热挖坟黑我的网友们,我确实应该瑟瑟发抖。

但我也因此变得比原来强大了许多,我开始学着承担一些东西,让爱我的人不那么担心,哪怕长久以来我都不是一个能让人省心的十八线小破歌手。

我一直都清楚,由于我的某些特质,总有一部分人会毫无缘由的讨厌我。所以这样的事情,将来必定还会发生,但好消息是:我已经不再感到害怕了。

来源:花粥和朋友们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文章评论(2)

  • .

    没事的

    2019年3月11日
  • .

    等你的新歌

    2019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