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粥:不必担心,一切都好

2018年12月15日 1 条评论 2.4k 次阅读 7 人点赞

我发了一百多首歌在网上,我自己都清楚是个什么质量,但我还是发出来了,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并且我认为我发这些歌,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喜欢的人,我十分感激,不喜欢的人,我从不强求,没听过的人,我也不会主动向他们宣传推荐。

《盗将行》是我自己的第一首,带了后期制作的歌。拿到成品的时候,我正在巡演的路上,每天辗转于不同的城市,有三次在出租车上,我随手公放出来,然后问司机师傅,您觉得这首歌怎么样?司机师傅们自然不知道我的身份。第一个师傅不太搭理我们,他说:不知道,我平常都不听歌。第二个师傅是个豪爽的热心肠,他说:好听呀好听呀,肯定会大火啊这首歌。第三个师傅是个冷静的分析流,他一本正经的评价:这首歌在某个群体里应该会非常受欢迎。

也是出于好玩,每次遇到爱聊天的司机师傅,我也喜欢跟他们谈天侃地,在那一方小小的空间,我时常收获着意想不到的新鲜经历,听说了各色各样的精彩故事,有一次跟几个玩音乐的朋友坐滴滴,跟师傅侃到音乐的话题,竟也觉得意趣相投,好不畅快,正好此时电台里放起了《女儿情》,我们一车人乘兴合唱起来,欢声笑语的到站。正是这一次次与陌生人的相遇,让我的旅途显得不再那么疲乏。

后来《盗将行》貌似真的是烂大街了,我没什么太大的感触,一首歌而已,新鲜劲过去也就过去了。今年循环自己最多的两首歌是《出山》和《县长》,我也坚信最好听的永远是下一首。

只是有时我会想,司机师傅们的友善和接纳差异的素质都如此高,那么从事文化行业也算是半个同行的人们,总不会尖酸刻薄到如此吧,更何况身处教书育人的位置呢。

我心里也清楚,是因为大部分人觉得在网络上说话不用承担责任,哪怕无所顾忌的伤害别人也无伤大雅。我想象如果是现实中面对面见到了某人,她也该说不出那种话来。

可也怪我素来耿直不开窍,倘若现实中有陌生人评价我狗屁不通难听至极,无论他身份尊卑贵贱,我都还是会回他一句关你屁事。

在昨天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挂人”这个词,后来听说有很多人因为我跑去痛骂一个老师,影响恶劣,是我之过,我也认了,真没想到走到哪都要栽在“挂”的手里。

但我觉得,总放大老师这个职业,不妥。因为毕竟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在网络上肆意辱骂他人的劳动成果,也不是所有的老师都真的觉得这首词狗屁不通,哪怕是老师,也是各不相同的。

大部分人不在乎,只为发泄而来。骂战被人持续挑唆着,你说我歌词垃圾,我说这是我的风格,你说我侮辱独立音乐,我说你不配为人师。闹腾着上了一天热搜,骂她的跟骂我的都越来越难听,为素昧平生的人浪费这许多精力,真的没什么意义。

我还是会继续写歌唱歌,也还是会有人喜欢听。

我有点累,但我永远不会倒下,因为我知道我身后还有很多人,他们在我身上看见了许多希望。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via:花粥和朋友们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文章评论(1)

  • ahua

    阿花加油呀,我们都在的。明年还想和你在喧哗拥挤的livehouse里相遇。以后的很多年,都是。等你所计划的,我们所计划的死亡到来。在那之前,我们要开心的哈哈大笑。❤

    2018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