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的八千万水友

2018年10月16日 0 条评论 3.82k 次阅读 16 人点赞

微信公众号:花粥和朋友们

天气逐渐冷了,开始喜欢赖床,赖床的时候思考了很多事。

 

首先我想把这个公众号运转起来,对于愿意花时间看我长篇大论的人们,我并不打算放你们清闲。因为我其实是个话痨,多年来苦于无人可诉倾,直到18岁那年买了人生第一把吉他接触到民谣,开始疯狂写歌,絮絮叨叨的写了一百多首歌,简单好听的和弦套路和节奏型差不多都快被我翻来覆去的用烂掉了。所以我决定要停一停。(其实这个决定很难实现,我写歌瘾犯起来控制不住,很可能还会恬不知耻自鸣得意的生产出一些糙歌)

 

不管怎样,从今天起我要写作文来荼毒你们了。

 

我有一个作家朋友叫木小瓷,前段时间她来成都请我吃了一个新疆米粉,正宗,让我想起了高中学校旁边的米粉馆子。回去之后她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不同于以往写我的风格,很特别。

大家都知道软文这东西就是个互惠互利的广告,自媒体们在前一天晚上听了我排行榜前三首歌,自信满满跑上前来,问我几个问题:花粥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什么啊?二十岁的牛肉面是真实发生的吗?你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呢?诸如此类我已经回答了不下一百遍的俗气又不失礼貌的问题。回去之后写成一篇“音乐上的女流氓生活中的好姑娘为追寻音乐梦想毅然退学”这样与大家想象中相差无几的采访稿。没有任何矛盾冲突感,大家看了之后都很舒服,心中一副“你看吧我听她的歌就猜到她是这样”的洋洋得意。公众号获得了几个关注,观众们关上文章继续着抖音和综艺,在不需要思考的娱乐粪池里面畅游无阻。

 

抱歉,这种工业模式的采访互捧,我很久没接过而且以后也不打算接了。

并不是说他们报道虚假,因为我确实是存在着那些特征。但我更是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着复杂性的活人。如果说偶像明星的本职就是去塑造一个观众喜欢的人设我理解,但我不是。所以对于人设,我很反感。

 

独立音乐人的人设,其实更加肤浅又令人尴尬。

就好像某人成名前一定要在地下潦倒多年;某人心系家中长辈每首歌都必须以此为灵感;某人抑郁乖僻出来演出一定是因为缺钱了。

兄弟,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不可能用一个样子活一辈子的。

以前搞独立音乐很穷,写歌的和听歌的老实本分,商人们从不踏足。现如今能赚钱了,每个人都想要分一杯羹。消费音乐人的作品是常态,而消费音乐人本身,却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举动。

当然并不排除一部分人自愿被消费,在偶像和音乐人之间来回摇摆举棋不定。

 

反正我不愿意。所以当我看了小瓷的文章,第一反应是感动。小瓷写满了我的敏感脆弱,所有不为人知的负能量,那其实是一个相反的我。

如果说以往大家看见是我的正面,那么小瓷写的是我的背面,阳光未曾照射的阴暗一面。我并不期待有人能够写全完整的我,但仅仅是告诉大家,我除了洒脱勇敢不拘小节以外,我其实也是一个软弱自卑的人啊,就已经觉得很好了。因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只有在扮演十全十美的人。

 

我看到有人在小瓷的文下评论,看完之后并不是那么喜欢我了。我告诉她我很欣慰,因为你看懂了,你知道了我也是一个活生生具有复杂性的人,你可以选择只爱我的一面,但你必须要清楚我有很多面。

就像我一直告诉大家,我不支持你们追星,如果追了,也要带着理智。究竟是这个人某一面的特质吸引着你,还是只要是这个人他杀人放火你都爱他支持他?我希望你们,爱别人之前一定要先爱自己,再爱家人,最后再去爱那个远方的人。

 

前两天在直播间,有观众提到“舔狗”这个词,被我臭骂一顿。其实我也知道他们很委屈,但我实在不喜欢大家这样的身份,哪怕是开个玩笑,我也会有些恼火。

2012年的时候有很多陌生人关注了我,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粉丝的人了。但我始终不喜欢“粉丝”这个词,你们可以是听众,是网友,是这么多年以来陪伴着倾听我心事的重要的人,但我绝不是你们的偶像。

所以我决定要找个别的词来称呼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后就叫大家水友吧。

 

说好了,不管未来怎么样别人怎么说,这些都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