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粥充了10个月的电,终于开机了!

2021年8月13日 2 Comments 3.29k Views 4 Thumb
来自公众号:SAG舞台艺术工作组
作者:他躲 
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果然,手机一关就是300天不见。我一度怀疑,花粥是不是根据“转评赞”的数量突然决定的发歌时间。大概公式是:转×赞÷评?以花粥的性格,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但不管怎样,现在我们可以说出那句话了:花粥充了十个月的电,终于开机了!

花粥与姬霄再度联手的《莫思进》,来了!

点击链接去收听《莫思进》
- 01 -
这次,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花粥带着新歌归来。关于「莫思进」,作为「盗将行」的女主视角CP篇,不得不先从「盗将行」开始讲起——这两首歌的词作姬霄老师曾说:“在《盗将行》里,我一开始设想的是这样的画面,主角作为百里闻名的大盗,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自比姜太公,更瞧不上卧龙,凭着一身本领到处沾花惹草,最后被一个“恶犬”似的姑娘俘获的故事。花粥看过以后,想加入更有层次的情感线进去,于是有了这个大盗从军,衣锦还乡却物是人非的故事。”所以最终脉络似乎是这样的:

大盗原来是个将军,但不愿意接受册封,想拿赏赐的明珠给喜欢的人当弹弓打鸟,但回家的途中得知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庭前只剩下枇杷树了。所以故乡近在一箭的距离,却不敢回去面对现实,惶惶不可前。只好当了睥睨四野的大盗。——单曲介绍

根据这些男主的故事线索我们再来品味《莫思进》,应该会更清晰些,逐句分析的话,或许能理出整个故事结构。
- 02 -
“本是无邪过江鲫,自云跨海坐鲸骑,拈花轻语不曾信,笑靥昭然化梦影。”

我本应如一只全无杂念的鱼儿,天海间游离,与鲸共舞。

虽身处花花世界,言语轻浮之事从不需沾染。

但凡间凡事,奈何不及,笑意心象显然仅为梦里花落。

“门外徘徊步法轻,三借斗笠问柴薪,鸷鸟卑飞终有尽,一朝相辞白水间。”

归回真实,只是踱步于庭外,缓着步子,难耐心中急促。

乔装山间客,借以问询走商才得知晓远方战事的进程。

“雄鹰不会一直低飞,入仕不利也只一时。相辞之语,你必会信守不移罢。”

“敛声静听雨,雨中人独行,一袭寒衣,远看像你,不是你。”

雨时而下起,静听之际总有人来往,尽如你的轮廓,但不尽人意。

“檐下现鸟迹,山后有新居。每当此际,心事无人听。”

鸟同屋檐下留了新的印记,山后也换了几次新的住户,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倍感寂寥,心事应与谁明了。

“沉醉不思停,亭前柳如玉,翩翩银絮,也许城外,路难行。”

春去,冬再来。雨过,雪又至。那庭前的垂柳还如新芽,倒已包裹上了银色的衣装。满地晶莹,或是因此耽搁了你的脚步。

“寒夜炉自灭,遥天现异星。若是回音,我应当感应。”

炉火冻灭,星辰显得格外亮了。若你已在路上,我应感应得到。

“晚风来又去,燃尽了松明。此间江山语 ,直向境外境。”

风便反复吧,在这夜里燃尽松明。将于此时此地的心事,传达到更远的地方去。

“光阴转虚幻,嫁作商人妻。夕阳在山,正是家宴好时景。”

时间过的真快,如梦如幻。我已嫁作他人,并非心意。夕阳是那曾燃尽的火吗,应了这家宴的无情。

“驿外车马喧,王师俱寂灭。来去送迎,奔忙不敢停。”

驿外传来了消息,听说战败。

“晚风来又去,燃尽了松明。此间江山语 ,直向境外境。”“举杯已忘语,何人误归期。余生无涟漪,故梦寄江心。”

“风便反复吧,在这夜里燃尽松明。将于此时此地的心事,传达到更远的地方去。”

——余生了无牵挂,我便随你去了。

“约定若重递,饮马作奚官。”

“等我回来,打完这场仗,请辞做个小官,便同你好好过日子。”

“相辞之语,你必会信守不移罢。”

江心平静,只留追忆。

- 03 -
若是如此,再结合《盗将行》及姬霄老师曾说过的“大盗的原型,最初其实是比着《一腔诗意喂了狗》里的主角去的,那个洒脱不羁的游侠,曾经也有令人嗟叹的往事。”应该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故事:

//

男子行天下,逍遥不羁,人称游侠,闯荡江湖十几载,独来独往,唯酒作友。

一日花好月圆,他饶有兴趣,知那城中最好的赏月处是家青楼一隅,想罢便即刻前去。

楼中歌舞升平,个个浓妆艳抹,口中却吟诗拟月,只唱曲作乐。他苦笑:如今我已有一腔诗意,却无人可对。

“你..你笑起来好美.. 就像.. 就像那拦路的恶犬与我撞了满怀,夺了我所有的去路..只一畏向你了。”

“你.. 怎能如此形容女子 好是不雅..”女子口中抱怨,颜上却稍显出几分羞意。

他又一次回忆起着。

比那忆中景象,此时的他已然消瘦许多,头发也大多白了,正看面露沧桑,侧观腰身偻偻,月色打下来,映出的是几十年的光景。

他于怀中再次取出那一沓书信,边阅,边又醉了。

“我本应如一只全无杂念的鱼儿,天海间游离,与鲸共舞。虽身处花花世界,言语轻浮之事从不需沾染。但凡间凡事,奈何不及,笑意心象显然仅为梦里花落。

归回真实,只是踱步于庭外,缓着步子,难耐心中急促。乔装山间客,借以问询走商才得知晓远方战事的进程。相辞之语,你必会信守不移罢。”

“雨时而下起,静听之际总有人来往,尽如你的轮廓,但不尽人意。

鸟同屋檐下留了新的印记,山后也换过几次新的住户,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倍感寂寥,心事应与谁明了。”

“春去,冬再来。雨过,雪又至。那庭前的垂柳还如新芽,倒已包裹上了银色的衣装。满地晶莹,或是因此耽搁了你的脚步。炉火冻灭,星辰显得格外亮了。若你已在路上,我应感应得到。

风便反复吧,在这夜里燃尽松明。将于此时此地的心事,传达到更远的地方去。”

“时间过的真快,如梦如幻。我已嫁作他人,并非心意。夕阳是那曾燃尽的火吗,真应了这家宴的无情。驿外传来了消息,听说战败。余生了无牵挂,我便随你去了。”

回想当年,男子混迹绿林,百里闻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自比姜太公,更瞧不上卧龙,枕风宿雪,与虎谋食。某日方劫城出关,便遇一女子,却被女子的笑容所俘获,一见钟情,至此难离情网。他向女子袒露倾心,女子倒也被他的憨厚真诚打动。日子一天天过去,世间战乱纷纷,此时的关外已横尸遍野,忽然圣旨传来,召他归回将位,带兵出征。原来男子本应将职,却一直不肯接受策勋,只愿拿着赏赐的明珠给女子置弓打鸟,窃名府玉簪讨女子欢心。但如今家国临危,圣旨已下,他已不可推却。

湖畔风静,他与女子定下誓约:“等我回来,打完这场仗,请辞做个小官,便同你好好过日子。”但一朝相辞,却杳无归期。

多少年后,终卸甲归来,但女子已命寄江心。他的懊悔冲突着烈日,泪落于庭间枇杷。江心平静,只留追忆,从此隐姓埋名。

//

不敢说是否准确,但仅凭猜测之下的故事,就已很是让人沉浸且惋惜,可见花粥与姬霄老师共同讲述的江湖有着多么强大的情感支撑。而也通过这些,让我们看到了花粥的认真,渐渐进入到了她那“戏谑”表面的背后世界,本也深情款款。
图片
- 04 -
于是为了了解更多本质,我们决定暂停猜想,直接找到原作本人聊聊看。接着就有了与姬霄老师的以下对话:

Q:

姬霄老师您好,您和花粥是怎么相识的呢?

A:

真正和花粥认识,是通过玩英雄联盟。那时候我们有个专门为游戏而建的微信群,每天都有人在呼唤组队,其中有一个拉克丝玩得很好,曾救过我的命,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花粥。

现代社会,大家都不擅长主动,能一起玩几个月游戏差不多就是过命的交情,所以,我和花粥虽然一直没说上几句话,但在游戏里却已经培养出了基本的默契。默契的本质就是,以前看到我身入险境,花粥还会拼死来救,后来看到我大胆送命,她已然不管不顾,任我翱翔。

熟悉了以后,我们线下约着吃过几次饭,花粥知道我是写字的,就问我能不能写歌词给她,于是就有了《一腔诗意喂了狗》,这首歌的词是我照着心目中她的模样写出来的,一张看尽千帆的脸,内心却有着少年样的思考,面对复杂的人间,宁愿让自己醉眼朦胧,陷入一塌糊涂的逍遥之中。

花粥看过以后很喜欢,她承认自己从前写的词过于随意,这种灵光一现的随性创作偶尔会让人感到惊喜,但时间一久,势必会陷入瓶颈,因为没有追求和较劲就永远不会进步。

花粥其实比很多人都懂得这种困境的。前几年,花粥总是一脸羡慕地问我,你说其他歌手都是怎么赚钱的啊?我说你身为圈里人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幽幽叹一口气说,我真的累,也许以后我会在乌鲁木齐找一份工作,安安分分打份工。我说,你这是浪费自己的才华。她反驳我,才华让我连皮肤都买不起了!

Q:

关于这次花粥新歌《莫思进》的歌词故事,是与《盗将行》处于同背景下吗?

A:

是的,其实在写《盗将行》时并没有续写的想法,这次花粥找我再合作,便想到以女主视角写一篇。

Q:

很多人提到《盗将行》的结局是以一场悲剧收尾,您认同吗?

A:

我觉得不一定要用悲剧来形容,男主在“我彷徨不可前”时故事就停下了,无论结局是什么,这个时候他应该只是觉得两人再也回不去了。

Q:

那“立枇杷于庭前”是否有遗憾的深意呢,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

A:

盗将行里其实我引用了许多典,比如《项脊轩志》等等,那就是所想引申的。

Q:

作为作家,您在写词时是否也在以花粥本身为灵感来源去刻画人物与故事脉络呢?

A:

我与她合作的作品,都是为她量身定制的。我认为花粥是和她本身的音乐契合程度非常高的人。她的音乐会给我很多惊喜,这次的新歌我也希望能帮她再次找到对音乐的热爱,有一个新的心态。

给花粥写词,不能太文气和工整,否则会显得“端着”,白白浪费了她与生俱来的天真。所以,我在写词的时候会更倾向于“三正一邪”的步调,譬如《一腔诗意喂了狗》里的“沙海行旱舟,冰山做酒壶,二十多年没朋友,天涯任我游”。

四句一小节当中,总要有一句大白话,这样才能让花粥放开了去演唱。否则,过于文绉绉的词看上去虽然华美,却不像是花粥的歌了。在我心中,花粥是山野间天真烂漫的捧花少女,纵然天资聪颖,但勉强她去做出一副曲高和寡的高雅相,反而会弄巧成拙,比不上民间的小调了。

Q:

如果花粥魂穿到这个故事中,您认为她会是什么角色?

A:

当初男主就是比照花粥的性格而塑造的。花粥不喜欢矫情的事物,如果给她的词有些情爱啊比较矫情的部分,她都会直接删掉。

对于花粥我认为她带有一种“江湖侠气”。但不是大侠,而是小侠,嬉笑怒骂,率性洒脱的样子。

Q:

“举杯已忘语,何人误归期,余生无涟漪,故梦寄江心”便是这章故事的结束吗?您可以讲一下《莫思进》的故事吗?

A:

其实它没有固定的要去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毕竟不是在写小说,每个人看到听到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的感受是怎样那就是对的。《莫思进》就停在了这里,我没有想过一定要是什么样的结尾,这个空间可以留给听众去自由想象。

/与姬霄老师交谈的过程中,给我们最大的感触就是:在他视角中对花粥的理解非常准确,对她的刻画也是非常贴切的。而他们之间的神仙友谊也在过程中令我们有些感动情绪,面对一些争议话题或花粥目前的状态,姬霄老师都表达得非常客观。

他对于花粥的珍视,是真情实感的流露,我想,花粥对他,肯定也是如此。

关于歌曲故事,我们开始时都认为应该有完整清晰的情节,然而在相谈后,突然觉得:是啊,为什么一定要限制自己,或拟定一个面貌去进行。他们写得开心,唱得开心,我们也听得开心,这不就够了吗?人活着干嘛那么严肃,她可是花粥啊。

图片
最后用一段姬霄老师说的话作为结尾吧:“有人喜欢假正经,也有人喜欢真糊涂。我曾看过一段评论,说花粥以这种不羁的心态,赢得许多人的喜爱。是也不是,在我看来,花粥最致命的武器不仅仅是她的随性洒脱,而是她的纯粹。只有纯粹的人,才配得上随性,只有花粥的声音,才能让懒散也透出一丢丢不羁和可爱。”

鸡蛋君

花粥小站站长

Article Comments(2)

  • 荼荼

    粥粥 请加油 我们还是很喜欢你

    2021年10月7日
  • 花粥

    不管怎么着,有人真心你好。

    2021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