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粥:北京,我好开心!

来自:SAG舞台艺术工作组 11月9日晚上7点,北京M空间一片漆黑,黑暗中还有接连不断开着手电找座的朋友,直到《四月变成一座桥》的前奏响起,空气开始安静下来。       “两碗三百”的巨幅海报挡在观众和花粥之前,第一次这么一挡还怪让人激动的,跟着歌词的出现和消失,大家在结尾处欢呼,然后幕布突然落下!       开始了!                       《杀死那朵花》《何苦来哉》让场子热了起来。乐队精心全新的编排,熟悉中带着惊喜。       绑着双马尾的花粥说:大家好吗?好久不见。我今天美吗?       大家热烈地回应,美!       花粥不好意思地说,那必须的,今天我可是带了造型师。       歌曲继续,花粥背上了吉他变得温柔,《长岛》熟悉的旋律响起来,很多年前发生的一切仿佛都回来了。那时候花粥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的我们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样的场合相聚。                       花粥唱《又失恋了》的时候,和歌迷玩了一个填空游戏。挺老的一首歌,花粥怕歌迷记不清歌词,是台下高喊的朋友给了花粥信心,屏幕上不断闪现歌词,真的要熟唱整首歌才有把握接下来,可这种“我爱记歌词”的游戏,是喜欢花粥的朋友最擅长的。       完整版纪录片透露了很多上半年花粥LIVEHOUSE巡演的故事,17站就这么一站一站地唱过去,是老朋友的相聚,也是花粥新的闯关。巡演途中,有全场歌迷唱生日歌给花粥过生日的浪漫瞬间,也有花粥一路走来点点滴滴的回顾。       花粥说,如果再来一次,她可能不会为了好找工作而去学理工科的专业,她想学艺术,想回到很小很小的10岁,想身体健康。现在,想继续唱下去。                       现场很多朋友,有喜欢了很多年的旧爱,也有刚刚入坑的新欢,可是回顾了这么多年,看到花粥越来越好,都没忍住鼻头一酸。「请你继续勇敢的走下去,我也会。」很多人看到花粥的演出,一定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在现场,听到最多的不是尖叫,而是掌声。被花粥心定为最理智的歌迷,在《深夜鱼塘》后齐刷刷地响起了掌声,特别让人感动。喜欢就会放肆,爱是克制。大家克制住了,送给了花粥,送给了一位歌手,最准确也最专业的鼓励。       花粥问歌迷,上半年发了一张新专辑,大家喜欢哪首歌啊?台下回答“都喜欢”的朋友们亮了。唱《请你吃个冰淇淋》的时候,有只可爱的小狗跑到了舞台上,谁也没想到,在《我抬头一看满街都是单身的狗》,那只可爱的狗狗带着他的好兄弟,跳了全场最骚的舞。                       中间串场,花粥说,提词器提醒我,我又该说话了。全场观众被花粥的耿直逗得大笑。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有很多人骂我,但其实我过得还可以,只要我把那些东西卸载了,我不看它,它们就伤害不了我。我唱的每一首歌,都是对得起你们也对得起自己的,每一首歌都是合法的。所以,下一首歌,《妈妈要我出嫁》。”       从来没有听过那么有力量、那么摇滚、那么震撼人心的《妈妈要我出嫁》,带劲!                       花粥说她在19岁的时候写过一首歌,唱了7年,这首歌叫《二十岁的某一天》,一首歌轻而易举的把大家带回了那个刚刚开始的时候。       你还记得7年前的你吗?在做些什么?听什么歌?听到花粥了吗?               嘉宾:暗杠           这次巡演,花粥为北京站请来了暗杠,虽然在网上认识了十年,但是真正没见过几次面。这次巡演,两位网友也重温了一下曾经初识的岁月。       暗杠说,没想到过了十年,大家还能在这个圈子里,还能写歌唱歌,真好。熟悉的《我们》,还未发表的《无名》,一把吉他弹出心跳的《走歌人》,引全场观众为暗杠喝彩。       花粥换了一身特别仙的衣服回来和杠姐换了岗。                       唱的都是我们最爱的古风,每一首后面都是欢呼,每个欢呼的人都是想跟花粥谈恋爱的。这谁受得了,啥也不用说,跟着一起唱就对了。    …